琉璃文化起源
历史传说
除古代文献对琉璃的正式记载和考古鉴定发现研究所得到的琉璃历史资料之外,民间亦流传着不少美丽动人的古琉璃传说。
范蠡西施的故事
      春秋时期,战事纷争,群雄四起,长江以南吴越起战,吴王夫差大败越国,虏
越王勾践,“十年生聚,十年教训”。越大夫范蠡为助越王复国,督造王者之剑,期
待他日越王持此剑,率众越国男儿壮士,灭吴兴国。出剑之日,剑光锋芒,精耀刺眼
,窑内有一五彩石头与剑同出,此石剔透如冰晶,华美如锦帛,经过烈火百炼,有水
晶的阴柔之气暗藏其间,是天地阴阳造化所能达成的极致,于是将其随剑一起进献给
越王,越王感念铸剑之功,原物赐还。此外,范蠡还酝酿了一出“美人计”,踏遍越
境寻绝色女子,以迷惑夫差。一日,驻足苎萝山,犹闻拍水之音,寻声望去,见一女
江边浣纱,时值阳春,水波绿而柳色新,在惜柔波光的映衬下,少女之媚全然尽显,
聚天地灵气,若日月柔美。范蠡眼前为之一亮,不禁怦然心动,遂将此女带入宫中,
授艺三年,亲力亲为,呵护备至。西施感念范蠡的体贴与细心,又敬佩其学识,不免
暗然心属。两人虽无告白,但早已心有彼此,难舍难分。一日,范蠡将炼剑所出的五
彩石打造成了一件精美的首饰作为定情之物赠与西施,这就是世界上最早的琉璃配饰
,“你我之情,如此石之坚,之恒,之无暇。然,国为大,理应为国而克私欲,执此
石犹如执吾之手,常伴于侧”西施称此石“蠡”而将其常带身边。终于期满艺精,
到了进献吴王之时了,范蠡带着西施沿水路一路北上渡过钱塘江,向姑苏进发,在最
后一站南浔小镇,投宿于倚河而建的百间楼。朝霞初阳时分,西施独坐河岸边菜地旁
的石凳上,遥相远眺太湖对岸的姑苏城,想到与范蠡今之惜别,从此天各一方,思路
茫、不尽感慨万分。双手捧起定情之石——“蠡”,思绪愁然。正逢范蠡寻到河边,
见西施独坐,黯然神伤,衬得皎洁的月光,泪珠滑落在田间嫩绿一片的菜叶(南浔特
产—绣花锦)中。此情此景甚为悲戚,顿时万般不舍涌上心头,无奈国仇家恨,
女私所给耽误,悄声安慰道:时已不早,且速梳洗,此去一别枉自珍重,国仇早报,

亦可早日复聚,勿悲!西施听其有理,起身,在朝霞投映下翡色的河水中,梳洗装扮,妆毕对范蠡说:“此一洗,洗去的是情,是忆,将之深埋心底,留在这最后一方越国土地上,前去侍奉吴王的只是卸下灵魂的躯体”。之后又将“蠡”交与范蠡含泪道:“璃乃你我情之见证,聚天地灵气,万物光华,非一般之物。好生留存,佑能早日相聚,亦在此地。”流下的眼泪滴落在了“蠡”上,泪水亦在璃中流动,恍如一抹划过天际的流星,绚丽多彩、晶莹璀璨,“小院幽幽觅芳踪,危楼寂寂寻诗意;一朝辞别郎君去,余香尤能化琉璃。”
   三年后越国终于大败吴国,范蠡相约到这吴越之交南浔接回西施,当年的少女多了份难解的愁绪,范蠡带着西施走到南浔桥边,捧出“蠡”重新交还与她,“蠡”依旧光艳如昔,纯净剔透,见证着他俩情相依。西施端详着手中的琉璃,感慨道“此圣物,别时唯一之感应,圆润光滑、圣洁无瑕,犹如你我之情爱,可比金坚,可比天地恒星,”遂将“蠡”埋入土中,从此双双荡舟太湖上,浪迹天涯中。
数千年后,南浔人在昔日的古娄港边的小岛上发现了当年的那块琉璃,它依然保有昔日的光洁,半透明的琉璃下有道流动交缠的青色,似乎在宣告两人的爱情永消逝。为了纪念这段凄美的爱情故事,将此岛命名为琉璃岛,并在琉璃岛旁边修建了琉璃庄园。如今在湖州南浔古镇上仍旧保存着西施卸妆的“洗粉兜”古琉璃岛”等景点。有传说西施的眼泪滴在这“蠡”上,天地日月为之所动,至今仍有时看到西施的泪水在其中流动,后人称之为“流蠡”今天的琉璃也许就是由这个名字演变而来。 “